EN
产业资讯政策法规研发追踪医改专题
带量采购即将启动!詹积富:落实医保支付是关键!
产业资讯 健识局 2018.12.05 124

带量采购结果将揭晓。

 

明天(12月6日),国家医保局主导的4+7城市带量采购将在上海开标,药企的大佬们也已纷纷到场,足见带量采购的受重视程度。

 

此次带量采购以11座城市为试点,包括:北京、上海、天津、重庆4个直辖市和广州、深圳、沈阳、大连、西安、成都、厦门7个城市,因此也称4+7。涉及31个药品,“唯一中标”,预计影响全国30%的市场。

 

自9月11日,带量采购方案初稿亮相以来,关于其“砍价”及对行业营销模式的颠覆一直是业界讨论重点,而当这一采购模式真正进入操作层面,问题则仍然集中在量和价,即如何确保医疗机构按量采购,以及避免“二次议价”,及时、足额拿到回款。

 

医保主导药品集中采购的“前驱”、福建省医保局首任局长詹积富,在12月1日的中国医院院长年会上,就集中了采购权、定价权、支付权的医保局,在三医联动中如何发挥作用等问题发表看法。而其中,医保支付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或也是国家医保局下一步工作重点。



三医联动

医保支付是下一场“重头戏”

 

关于三医联动,詹积富表示要做好“三篇文章”——医保支付、打击骗保、精准扶贫。

 

医保支付是其中的第一篇,也是非常难落实的一点,也恰恰是福建医保激活三医联动的“秘方”。

 

对于医疗,2017年3月,福建省率先公布了医保支付标准,按照诊疗用药、辅助用药、常用药等划分对药品的报销比例进行了区别,有100%、90%、80%、70%、50%等多个比例。

 

詹积富强调,将药品医保支付分为治疗性、辅助性和营养性药品,实行不同的医保支付政策,进行精准支付,改变以往不分药品属性、价格高低按统一比例报销的做法,优化用药结构,引导医院合理用药。

 

对于紧密型医联体,建立“统一预算、总额预付、超支不补、结余留用”机制,形成医联体内部统一的利益导向,推动医疗资源下沉、促进分级诊疗,也能起到规范医疗行为的作用。

 

此外,落实以按病种收付费核心的医保支付方式改革后,医保按照标准结算,根据医院等级和诊疗水平确定个人和统筹基金支付比例。事先确定了收费方式,让群众可以“明明白白付费”,有利于患者选择适合等级医院就医,引导医院规范医疗行为。

 

而在医药层面,也离不开医保支付这一杠杆。福建的药品采购模式中,要求药品采用“四通用”,即通用名称、通用机型、通用规格、通用包装。

 

竞价原则确定最高销售限价,按药品属性分类(治疗性、辅助性和营养性)制定医保支付结算价,设立“超支自负、结余留用”激励机制,实行阳光采购、阳光结算。

 

激活三医联动,也使福建改革成效显著,今年初,其公示的“成绩单”显示


  • 医药总费用增幅合理区间可在8-10%之间(与GDP增幅大致相等)。


  • 医药总收入结构合理比例可为5:3:2(即医务性收入占50%、药品耗材收入30%、检查化验收入20%)。


  • 医务人员收入可以是社会平均工资的3-5倍。


  • 医保报销与患者自付的合理比例是70%与30%。


因此,分析人士认为,带量采购开标后,医保强支付或成为下一个工作重点。



剑指反腐

医保局要打好“三大战役”

 

在明天即将开标的,国家医保局主导的带量采购中,支付问题也是关注重点。

 

从此前上海市医药集中招标采购事务管理所发布的上海地区补充文件来看,支付主体仍为医疗机构,而货款的50%,须在购销合同签订后的5个工作日内到位。(详见>>带量采购细则公布:原研药必须降价,仿制药必须过一致性评价!

 

而业界认为,国家医保局在医保支付上,还可以做得更加彻底,即在建立全国统一使用的药械采购系统基础上,实行药品货款统一结算。

 

也就是说,跳过医疗机构,由医保经办机构代医院结算,这样既能解决医院、医保、配送企业之间长期存在的“三角债”问题,也能够加强对采购环节的监管。进而,使长期存在的医药腐败失去滋生的土壤。

 

而这也是福建医保成功的经验。

 

10月27日,福建省医疗保障局挂牌成立,福建省财政厅党组成员、副厅长(正厅级),福建省医疗保障管理委员会办公室主任詹积富,出任首任党组书记、局长。

 

而更早些时候(2016年7月)在詹积富“操盘”下,福建省三明市已经在全国率先建立了医保局,整合了三明市人社局有关医疗保险、生育保险,市卫计委有关药品集中采购,市财政局有关拟订医保基金、生育基金的预决算,市医疗保障基金管理中心有关医疗保险定点医疗机构、市本级定点零售药店的资格审查、管理等职责。

 

詹积富认为,医保局的主要任务是要打赢“三大战役”


  • 第一大战役就是国家医保局所要的职责,必须把我们所有的院长,所有的县长,所有的省长,把无法解决的药品耗材的腐败链条给斩断。如果这个链条不斩断,医改不可能成功,医疗不可能回归医学本质。


  • 第二大战役是让我们所有的医务人员不想去拿这个回扣。这需要大力提高医务人员的薪酬,即调整医疗服务价格。


  • 第三大战役是让医务人员不敢再去拿回扣。也就是,充分发挥医保对医生的监督制约作用,对违规拿回扣的医生进行严格的职业限制,取消其医保医师资格,让其在全国都不能开医保处方,使拿回扣搞腐败的医生成为“过街老鼠”,通过强大的威慑力使医生不敢拿回扣。


这意味着我国药企营销模式的彻底颠覆,与带量采购的作用不谋而合。(详见>>百亿市场大变革!国家启动4+7带量采购,药品销售模式彻底颠覆!

 

分析人士认为,医保单独设局,已经抓住了医改的“牛鼻子”,以医保支付为杠杆,三医联动被激活,医务人员的劳动价值将得到更充分的体现,而对于医药行业而言,一场阵痛在所难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