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产业资讯政策法规研发追踪医改专题
数据洞察:临床试验“默许制”下的CDE审评效率
产业资讯 医药魔方 2019.08.13 80

2018年7月27日是我国制药行业里程碑的一天,被诟病已久的临床试验“审批制”正式被“默许制”取代。此前,制药企业要进行临床试验,必须提交申请并获得监管机构审批通过,而大量的临床申请受理号积压造成仅获得临床批件就需要耗时一年至数年时间,严重影响了企业研发创新的积极性。

而根据最新的政策规定,在我国申报药物临床试验,自申请受理并缴费之日起60日内,申请人未收到药审中心否定或质疑意见的,即可按照提交的方案开展药物临床试验。这样以来,医药企业开展临床试验之前的等待时间从之前的漫长不可预期变得明确可控,大大提高了企业的积极性。

2018年11月5日,CDE网站上的新栏目“临床试验默示许可公示”给出了首批被默示许可开展临床试验的8个受理号,代表了“临床试验默许制”这一政策正式实施。2018年12月4日,CDE将这一新栏目更名为“临床试验通知书查询”,方便大家查询已获得许可通知书的品种基本信息。

从2018/7/27国家药监局宣布启动临床试验“默许制”至今,刚好1年左右的时间。这一政策的落地情况如何?默示许可临床试验的受理号都是在60日内完成审结的吗?国产和进口临床申请的许可时间有差别吗?带着这些问题,我们在临床试验“默许制”启动1周年之际,帮大家整体回顾总结一下。

默许制下CDE审评效率飙升

从2018/11/5公布第一批默示许可药品清单到2019/8/8,CDE一共公布了892条被默示许可的临床申请受理号。其中有部分受理号是在“默许制”实施前就提交CDE承办的,这些受理号的审批过程处于政策过渡期,审评周期较长,不能真实反映“默许制”下的CDE审评效率,做剔除处理。

因此,我们以2018/11/5为界线,统计这个时间之后新申请并获得默许的临床申请受理号,共计552个。审评周期定义为工作日(不包括周六日),全文均按照“许可日期-承办日期”并调用Excel日期函数Networkdays计算,不再另行说明。

一、基本兑现60个工作日时限承诺

由下图1-2可以发现,自从2018年11月5日默许制正式实施后,新提交的临床申请获得默示许可的审评周期主要集中在40-60日之间。获得默示许可的平均速度逐渐加快,并稳定地落到了60个工作日以内。比如今年6月递交的临床申请,平均不到40个工作日就获得了默示许可。

图1 默许临床药品的审评周期分布(按受理号计)

图2默许临床药品的平均审评周期(工作日)

需要指明的是,此处统计的数据仅仅是CDE公布的获得默示许可的品种,同期还有很多提交了临床申请,但是超过60个工作日仍尚未审结的药品。

换句话说,凡是临床申请资料达标能够被默许的药品,CDE的审结速度是逐渐加快并靠拢稳定在60个工作日内的,甚至不一定用满60个工作日,这体现了CDE更高的工作效率。但对于所有的临床申请,CDE尚不能完全按照政策做到60个工作日内给出“Yes(默许)”或“No(给出否定或质疑意见)”的结论。

二、临床默许运转体系日渐成熟

随着时间的推进,临床试验默许制的运转体系越来越成熟,效率越来越高。不仅是平均默许速度达到了60个工作日的标准,几乎所有受理号都逐渐落在60个工作日内。下图3可以发现,2019年6月提交的临床申请,被默许周期最长的也只有44个工作日。显然,临床试验批件已经不再是企业推进药品开发的卡脖子因素了。

图3默许临床药品审评周期的最大值(工作日)

三、进口药品的默许速度快于国产药品

平均默许速度上,进口药品比国产药品快得不多。但是从个例来看,进口药品的默许速度要比国产药品快很多,罗氏阿替利珠单抗注射液用于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辅助治疗的临床申请(JYSB1900072)甚至只用了9天就获得了许可。

图4默许临床药品审评周期的最小值(工作日)

进口药品临床申请的默许速度整体快于国产药品,很可能是因为国产药品临床申请的资料质量不如进口药品,更容易存在缺陷或风险,需要CDE花费更大资源与沟通或者审评。

临床申请审评超时仍常见

对于临床申请获得默许的药品,CDE的审结速度是越来越快,已经达到60个工作日审结的标准。但是,临床默许制实施之后,仍有一些临床申请未能按时审结,这些的受理号整体情况如何呢?

我们仍以2018/11/5的承办日期为界线,从所有处于在审评的临床申请受理号中剔除承办日期在60个工作日内(承办日期晚于2019/5/21)的受理号,剔除无法分辨的补充申请类受理号。统计发现,2018/11/5-2019/5/21期间申请临床的受理号中,有98个超过60个工作日审结时限。具体月度分布如下:

图5 默许制实施后未按时审结的受理号数量

如果想整体观察一下默许制下的CDE审评效率,我们可以把上述98个未审结的受理号全部假设为2019/8/8审结,然后和已经获得默示许可的552个受理号合并在一起统计。从图6可以发现,CDE对全部临床申请的整体审评速度是在加快的,逐渐向60个工作日靠近。不过超时限的受理号中,国产药品要远比进口药品严重。

图6 默许制实施后全部申请的审评周期

我们也可以把时间维度拉长,关注一下在“默许制”正式实施(2018/11/5)之前就申请临床但目前仍未审结的受理号,发现仍有343个临床申请受理号未审结,远超60个工作日的时限。这些“滞留”受理号的具体月度分布如下:

结语

“临床试验默许制”在国内启动1周年,较好解决了临床申请审批积压的问题,药企最快可以在递交材料10个工作日就被许可开展临床试验,这在之前是不可想象的。临床试验不再是企业研发的卡脖子因素。

同时我们也要关注“临床试验默许制”下的公平性问题。理论上,默许制实施之前提交的受理号应该按照这一政策被尽快审结,不管审批结论为“是”还是“否”。但是实际情况却有这么一种可能性,同靶点品种或存在明显竞争关系的品种,一些较晚申请的受理号可以借助“默许制”更快的开展临床试验,一些较早(特别是默许制实施前)提交的受理号还可能在等待审批。此外,在超时限未能获批临床的受理号中还有13个走“特殊审批”通道的国产1类新药,这个问题更是应该得到解决